wendy

并不想知道我喜欢的剧和角色的任何演员的任何信息不想知道他们得了多少提名和奖项更不想知道他们的真实生活就让他们活在剧里
不粉演员只粉角色
攻人权福利智商保护委员会会长

Baby, I love you more than the world

小段子,普天同庆evak得奖

 

Baby,I love you more than the world.


Even笑的很开心,而Isak在哭。

这绝对不是平常的情况,他想,通常的情况应该是反过来的。

每当他的男朋友陷入抑郁期的时候就喜欢把自己埋进床的深处,脸冲着他的蓝色的枕头,无声的流泪。这个时候,Isak就会把卧室的百叶窗打开(尽管奥斯陆的天气不经常那么好),把被子展开包住Even,然后连同被子和男友一起抱住。

这种“spoon” 的姿势从十年前两人相遇后一起度过的Even第一个抑郁期的时候起,就成了两人的最爱。尽管后来Isak再怎么努力,依旧以一公分的微弱差距没有赶上自己男朋友的身高;但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会感觉怀里的人很小需要自己的保护,这让他每次都从心里油然生出无数对抗全世界的勇气来。

现在,Isak已经很有经验了。这个时候的Even通常开始不愿意讲话,他会轻声的重复“Come on baby, talk to me please~”——用各种语调和许多的吻和拥抱,直到他的baby带着哽咽的开口——

我想我配不上你。我想我们应该分手。我一无是处。我不能再拖累你,我已经拖累你这么多年了。我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不配得到你。你那么美好那么有天分,你的病人和同事都崇拜你。你的性格那么开朗,要不是我你一定过得比现在轻松很多……

这个时候Isak就会叹口气,无数次告诉怀里的人他有多感激能遇到他,如果不是他的男盆友他不会和妈妈和好并且每两周都回去看望她一次(一开始的几次都是Even陪他一起去的,天知道他一个人面对自己的母亲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他不会接受爸爸离开他们和别的女人再婚(去年他们有了一个孩子,Andre——特别喜爱Even——“连一岁的孩子都喜欢你,Evi~”)和考上医学院;而且他的男朋友是全挪威(总有一天会是全世界)最棒的新锐导演,今年六月刚拿到最佳新人奖(“你还记得当时你在台上领奖的时候说什么吗?你说我本来还有一部更好的影片叫‘不会憋气的男孩’,它比今天得奖的片子好上一万倍……哈哈我永远不会忘记颁奖嘉宾和台下评委们的表情”)。

而所有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爱我,从十年前我们相遇开始。你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无私的深远的爱情,是你的爱让我从一个无所事事每天只会抽大麻开趴体泡女孩的臭烘烘17岁男孩相信自己是值得爱与被爱的,这都要感谢你,是你让我变成更好的自己,亲爱的Evi。

 

“我的天Jonas的致辞太踏马煽情了是不?”Even笑着转过头来对他说,Isak在他湛蓝的眼里看到自己哭的一塌糊涂,他感觉脸上发烧,不好意思的把脸埋在掌心里。

可是他的眼泪停不下来。从Even穿着Isak为他选的、两人同款的白色西装站在前方的看着他的时候,阳光经过教堂的彩绘玻璃窗照在他的脸上、身上,Isak感觉自己仿佛看到了天神;当Even看着他回答“我愿意”并且从摇摇晃晃的Andre手里接过戒指为他戴上的时候起;当Even开着那辆白色的特斯拉停在他们公寓的门口,帅气的像杂志上为汽车代言的明星一样斜倚在车门边看他飞奔过来的时候;……

不,比那些更久远,在那年开学不久的校门口,那个帅呆了的高中三年级男生穿着深蓝色的外套,头发向后梳,在人群之间貌似不经意的回头看了一眼,从那时开始,在他眼里周围的人就都模糊成了背景。

Isak好像听到了Magnus和Mahdi在嘲笑他哭的像是个小姑娘,可是他的鼻涕流的太多没法像平常一样组织出语言呛回去;他听到Vilde在尖叫为什么没有扔花球的环节她好想要接到花球成为下一个新娘;他还听到女孩儿们在尖叫着“亲一个”和“公主抱”……

但是那些都远去只剩下类似背景音般的模糊不清,因为他的男朋友——不现在已经是丈夫了——用自己暖烘烘的身体抱住他,让他能够在他肩上哭个够。

“宝贝儿,我爱你胜过全世界,”这是他第三次听到这句话了。

第一次是在Even得到最佳新人导演的颁奖典礼上,他盯着台下Isak的眼睛,当着全国的观众;第二次是在二十三周前的黄昏里,Even单膝跪在他们的公寓门口,抖抖索索的从牛仔裤里掏出一个小盒子,不在乎周围马路上人来人往异样的眼神,伸出双手接住扑过来的Isak的时候;这一次是在他们的婚礼上,而他哭的太厉害,已经看不清对方的眼睛。

而Even,他过去的男朋友,现在的丈夫,紧紧的抱着他,在他耳边温柔的重复,

“宝贝儿,我爱你胜过全世界。”


评论(6)

热度(124)

  1. sue1973wendy 转载了此文字